車在街口,向右,是我的辦公室座落地點;向左,有個台中老市場,那兒,有許多老台中人的眷戀與每天早起的去向。媽媽們需要在市場裡張羅一家大小的五臟廟。



  忘了當天向右或者向左,如果可以向上,車是無法到達想像的所在,那心呢?心是否能如車實向上?



  力量,心能給予,自己為自己塑造目前的氛圍,原地打轉或者停留,但看不再向前的阻礙,如果能夠給予,每一份微淺的笑都是必需。然,當自己忘了給出自己微笑時,力量到那兒去了?它頑皮的外出遛答。



  msn中,問候Iko,文字語言裡,她嗅出我的現況恬靜,我笑說,這是目前我所需要的。是我掩飾的好,或大體上我是Iko認識的模樣與人互相。我回想到,過於感性的性格,是特色;就工作而言,得再下修一些感性成份。好兩難,如何衡量理性與感性的成份,我不想要分配,這過於矯情。



 

Ka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