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日,我們還是遲到了,波斯菊只殘存乾枯的枝椏。雖然一大片的花田已不復華麗的美,但這也是一個時候,我們欣賞到的,是葉落花殘之時的另一番風華。







  原以為孩子們會說:「噢!花都沒了。」但我真訝異她們換另一個說詞:「沒關係,還是有花呀,只是比較少而已,而且,媽媽,妳看,小小花反而漂亮耶。」一直以為孩子會有的反應卻不一樣了,她們開始學習對待事物轉換的另一種接受,這也是長大的一個時候。



創作者介紹

涵淨雅皂❀Karen soap

Ka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